罗晋演《鹤唳华亭》哭足200天

新京报:这是你做过的最哭的戏剧吗?

罗进:算了吧。我做过很多哭泣的场景。

新京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哭泣是什么?

罗进:有一次,陆诗雨死后,王子回到了东宫。他在这一天经历了很多折磨,包括在墙上,他一直保存着。直到他回来,他才放声大哭。你认为小丁权喜欢哭吗?当他真的很悲伤的时候,他可能不会哭。

新京报:当你读剧本时,你有没有问导演或编剧为什么有这么多男人哭泣的场景?

罗进:我想利用这种情况,刘备不总是哭吗?

新京报:人们普遍认为男人更喜欢反击。

罗进:小丁权也在容忍。也许当时他还不太成熟,或者说触及了最关键的一点,因为他最重要的是情感。他永远不会因为其他一些事情而哭泣,比如今天谁冒犯了他,这很有男子气概。事实上,每次他流泪,都是因为他的希望,但是他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他很无助。就我而言,我也不想哭。在这样的环境下,你的任何情绪表达都会给别人带来一些东西。王子最短的棋盘是他的情感,因为他想留住他周围的人太多,他失去了太多,所以他想留住,那一定是他的短棋盘,所以人们会用这种方式攻击。你会一次又一次地慢慢暴露你在别人身边的弱点,从老师的去世,从顾凤恩的离开,从你周围的人的离开,你一直在为你的父亲建立希望,然后被打破。我也不想哭。

[导演说]

罗进累得脱不下头盔

我们有时分两组拍摄。有一天,当我在甲组拍摄时,我在中间去洗手间,路过乙组的场景。我看到那里一片寂静。四五个摄像头一起面对着罗进。罗进站在会场中间。所有的灯都亮着,他茫然地凝视着。我只是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我在说什么?他也没有回答,没有表情。我感到无聊和尴尬,就离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罗进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导演刚刚去过现场?我是对的。我来过这里,给你拍了照片。他说,“工作人员后来告诉我,你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没有答应你。我真的很抱歉。”他说他在磨一出戏,因为这是一场情感爆发,小丁权的老师被迫离开小丁权。

好演员的这种投资太宝贵了。他已经把整部戏拍了七个多月了。在这个群体中,这些虐待狂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他经常告诉我,当导演回到我的房间时,我没有力气摘掉头套,因为演出太痛苦了,我甚至没有力气摘掉头套。我坐在沙发上,有时需要两三个小时才能恢复。听写:杨文军(导演)

采访/新京报记者张赫刘伟回到搜狐看更多

http://wap.ufqwc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