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宪政民主是如何陷入制度困境的

在多元化、多样性和多变性的时代,世界政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西方政党已经逐渐转变成“选举机器”。以西方多党制和议会制为主要内容的“宪政民主”已经成为两极化政治和金钱政治的代名词,制度困境越来越明显。

选票和金钱绑架政治

选票绑架政党,选举成为民主的唯一形式。西方民主理论认为,只有实行竞争性政党制度,通过舆论选择和政党博弈,才能产生理想的执政党和领导人。然而,今天的西方政党已经被选票绑架,政党政治已经成为选举政治,议会民主已经成为投票民主。为了赢得更多的选票,候选人会想方设法取悦选民。一旦你敲开权力之门,你的承诺将成为一纸空文。这种渎职行为使得选举远离民主,徒劳无功。政党已经成为选举政治的傀儡。

金钱和权力交易非常流行,政党政治被异化为金钱政治。金钱政治和腐败是伴随着西方政党政治的慢性病。货币政治“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强大”的原因仍然根植于西方政治体系的内部矛盾:民主依赖于选票,而选举依赖于金钱。西方政治人物和资本利益集团并不存在一种同时交钱和做事的赤裸裸的权力-金钱交易模式,而是通过一种特殊的利益输出方式实现的,即利益集团影响政治人物,政治人物制定有利于利益集团并最终寻求自身特殊利益的公共政策。虽然富有并不一定意味着一个人可以当选总统,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竞选资金,一个人就不能当选总统。这样的选举只是一个由金钱铺成的民主,投票的公平只能是一个以金钱为基础的公平。

党派斗争导致低效率和政治两极分化。

只有政党不问是非,议会政府效率低下。西方设计多党制度的主要目的是通过多党竞争来协调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防止统治阶级内部各种群体的过度失衡,利用各方的制衡来遏制少数人滥用权力。虽然这种政治设计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平衡权力的目的,但很难达到协调内部矛盾、提高政府效率的目的。议会“党派斗争”只谈论党派,不分对错,互相攻击,导致立法困难、效率低下、议会作用弱化、一些重大议案未能解决,甚至议会会议暂停的尴尬局面。此外,由于大党之间的激烈斗争和未能达成妥协,政府常常面临艰难的劳动,甚至长期无政府状态。

政治两极分化源于党派纷争,社会分裂源于党派斗争。美国两党轮流和分权的政治制度曾被西方视为最合理的政治模式。然而,近年来,以政治两极化和党派对抗为特征的美国“政治病”越来越严重。原因是在金融危机下,社会变得更加分裂和对立,利益冲突变得更加尖锐和激烈,人们的利益要求更加明确,他们特别关注自己的工作、养老金和其他实际问题。为了获得更多的选票和捐款,共和党和民主党不得不回到保守或自由的“原教旨主义”立场,并倾向于使用极端口号来满足选民的需求。

寡头政治猖獗,利益整合功能减弱。

寡头政治盛行,精英民主反对基层民主。随着工业时代向信息网络时代的转变,政党政治已经异化为寡头政治。寡头政治主要表现在西方政党越来越脱离群众,政党事务被政党领袖操纵,政党组织越来越成为政党精英的选举辅助工具,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的主要政党都是寡头政治

西方民主移植“南方橙色,北方橙色”,多党民主引发社会动荡。虽然民主被普遍认为是一个价值概念,但多党民主经常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引起政治动荡。西方多党民主和“宪政民主”在发达国家奏效,但在发展中国家却不行。民主的实现形式因国情不同而丰富多样,盲目照搬西方政治制度,往往导致经济停滞、民生萧条、社会动荡,扼杀人们对未来的憧憬。(作者是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的研究员。

http://news.sina.com.cn/pl/2013-03-20/072026583925.shtml,最初在《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