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技术更要好推广:创新狂犬病疫苗有效免疫295万只犬

众所周知,狂犬病是一种人畜共患的急性传染病,死亡率为100%。然而,我国是狂犬病发病率第二高的国家,农村地区是狂犬病发生的重点地区。

如今,科学研究人员在预防和控制狂犬病方面取得了新的突破,特别是在中国农村地区。华南农业大学和华南农业大学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的郭晓峰教授团队经过8年的研发,研制出首个双免疫原基因狂犬病灭活疫苗(dG株),实现了生产工艺更简单、生产成本更低、保护更高效持久。经过两年的实践和推广,狂犬病的阴霾已经在一些农村地区消散。狂犬病灭活疫苗(dG株)的推广应用也获得了2017年广东省农业技术推广一等奖。

首个双免疫原基因狂犬病疫苗dG株的开发是为了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

为提高安全性,自2018年6月30日起,中国完全禁止使用狂犬病减毒活疫苗。从那时起,狂犬病只能通过灭活疫苗免疫来预防和控制。

与减毒疫苗相比,狂犬病灭活疫苗的生产工艺更复杂,要求更高的生产工艺。为了获得足够的有效抗原含量,灭活疫苗在生产的早期需要大量的病毒培养物,然后浓缩和纯化。所有这些步骤都提高了灭活疫苗的生产门槛和成本投入。因此,灭活疫苗的价格将更加昂贵,农村地区的使用负担将增加,推广将更加困难。

但是dG狂犬病灭活疫苗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这种状态。

第一个完成这项技术的华南农业大学的郭晓峰教授告诉《南方农村日报》记者,dG疫苗的最大优势在于它可以大大简化狂犬病灭活疫苗的生产工艺,降低成本,提高犬只的免疫效果,满足人们对“质优价廉”狂犬病疫苗的需求。

据报道,这项创新技术的关键在于dG菌株的成功转化。“基因”是狂犬病病毒诱导机体产生有效中和抗体的免疫原性基因。正常情况下,狂犬病病毒颗粒只有一个基因。然而,dG株疫苗使用基因工程方法在狂犬病毒中添加一个G基因作为疫苗株,形成双G基因狂犬病毒,这也是dG(双G)株命名的来源。经修饰的病毒株在细胞中的培养滴度提高了10-100倍,免疫原性蛋白的获得效率也提高了两倍。因此,在相同的工艺水平下,dG菌株可以比普通病毒产生更多的免疫原性蛋白,从而降低生产成本和工艺门槛。

2008年,郭晓峰团队仅作为基础研究成功获得dG菌株。从那时起,它已经意识到它在疫苗生产中的巨大价值。经过8年的转化和申报,2016年获得新兽药证书,成为首个成功上市的双免疫原基因狂犬病疫苗。由于获得的有效抗原量显着增加,dG株狂犬病灭活疫苗免疫犬后产生的中和抗体水平提高了1.5倍,免疫期可持续一年。

农村地区犬只狂犬病免疫率低,已有295.051万只犬只接受dG株疫苗推广免疫。

Dg菌株作为第一个利用基因工程形成双免疫原基因病毒的狂犬病疫苗产品,其整体技术被誉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然而,葡萄酒的香气也害怕深巷。只有充分转化、推广和应用好技术,才能发挥其价值。特别是狂犬病疫苗应用技术的推广,不仅体现了经济价值,而且具有社会效益。

数据显示,中国每年被动物咬伤的人使用的狂犬病疫苗数量约为1500万,占全球总数的80%,其中很大一部分并不真正需要接种疫苗。另一方面,狗的狂犬病病毒疫苗接种率很低,平均每年有数千人死于狂犬病。这种矛盾的原因可能是

然而,在我国,犬用狂犬病疫苗的免疫推广一直是一个难题。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养犬管理相对薄弱,流浪狗数量众多且分散,人们对狂犬病的认识普遍较低,免疫经费非常有限,因此犬只的免疫接种率低于城市。“我国大约有2亿只狗,其中大部分分布在农村地区。虽然一些地区已经实施了狂犬病疫苗的政府采购,但很难改变农村地区狂犬病疫苗免疫覆盖率低的状况,因为它不是强制性免疫品种。郭晓峰的分析。这增加了农村地区狂犬病的发病率。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dG株狂犬病灭活疫苗的原研究团队和生产企业华南农业大学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将疫苗的推广应用视为比技术研发更重要的一部分。

dG疫苗投放市场后的两年里,他们到广州、茂名、韶关、东莞、汕头、汕尾、清远等广东地区举办狂犬病防控讲座,普及狂犬病防控知识,与基层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合作,鼓励农村居民对犬只进行狂犬病疫苗免疫,形成正确的防控理念。“在农村地区,人们经常得不到疫苗,因为他们不愿意支付疫苗费用,或者没有意识到狂犬病的危险。”郭晓峰说,“但是狂犬病免疫的重要性在于疫苗是有价值的,人的生命是无价的。”

他们的努力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据报道,自2016年dG狂犬病灭活疫苗应用推广以来,已有效免疫295.051万只犬,保护犬的直接经济效益达到85.153亿元。

南方农村日报、农财报和Xinmu.com的原稿均有版权,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编辑或成像。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编辑部电话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