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水生生物资源遭酷捕滥捞锐减多种鱼类灭绝

由于过度捕捞尚未得到根本遏制,长江流域分阶段禁止捕捞以及渔业资源的扩散和释放并未阻止渔业资源进入“快速衰退”。不仅许多种类的鱼灭绝了,鱼类的数量和种类也急剧减少,水生生物资源也在恶化。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轩等国家淡水鱼研究专家表示,长江水生生态环境保护已进入生存的“紧要关头”。他们建议将目前的分阶段休渔改为10年全面休渔,并“抢救”中国最大的水生生物资源池,以恢复长江生态。

珍稀物种灭绝和濒危鱼卵和鱼苗数量仅0.3%

根据不完全统计,中国长江流域共有水生生物1100种,其中鱼类370种、底栖生物220种和其他水生植物数百种,居全国所有水系之首。此外,长江系统中还有10种河海洄游鱼类,包括中华鲟、黑龙江鲟鱼、黑龙江鲟鱼和江豚,它们是国家保护动物。它们是我国非常重要的生物多样性资源库,也是我国最大的渔业资源基因库。这对确保国家生态安全和经济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然而,自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以来,长江的生态资源已经大大减少。首先,一些稀有物种已经灭绝或濒临灭绝。中国科学院院士、淡水鱼类研究专家曹文轩(Cao Wenxuan)表示,长江中的五种珍稀水生动物,包括白海豚、白鲟和鲥鱼已经消失,江豚和中华鲟等珍稀物种处于极度濒危状态。

南美洲的长江和亚马逊河是世界上仅有的两条拥有两种淡水海豚的河流。然而,由于渔业资源的急剧减少,被称为“长江女神”的白鳍豚自2003年以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2007年,中外科学院宣布其功能灭绝。目前,整个长江流域只有大约1000只江豚存活。

随后渔业资源急剧下降。长江是我国淡水渔业最重要的种质资源库和卵苗收集地。然而,近年来,四种主要鱼类的卵和幼苗的监测量徘徊在1亿左右,仅占20世纪50年代监测的300亿只的0.3%。这对中国淡水养殖业的产业安全构成了巨大的隐患。

第三是水生生态恶化和遗传多样性减弱。国际淡水海豚研究专家、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鼎表示,白海豚和江豚是长江中的旗舰物种,是生态环境的“指示物种”。灭绝和极度濒危都意味着长江生态环境恶化,水生生物岌岌可危。我们发现的许多死去的江豚胃里没有鱼。他们饿死了。“

科学家发现近年来长江鱼类的遗传多样性比以前少了。曹文轩说,从长江段采集的样本存在体积小、环境适应性差和抗病性差的问题。”数量和遗传都进入了快速下降时期。在过去的两年里,长江父母育成的薯条的成活率和质量都比以前低得多。这是遗传多样性下降的直接影响,最终危及长江自然种质资源库的生存。“

“酷钓鱼”是人口急剧下降的罪魁祸首。

长江的淡水鱼资源由于各种原因已经减少。流域经济活动高速发展,长江航运和沿岸人为破坏活动频繁,生物生存环境恶化。专家表示,其中最重要的“杀手”是残忍的捕鱼,这不仅减少了渔业资源的“存量”,而且严重破坏了“增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