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戴姆勒双向股权增持计划传出 北汽加筑城池防“黄雀”?

“股份汽车公司股权比例的自由化是一个普遍趋势,这一趋势已在国家层面得到证实,并符合法律。”汽车行业资深专家张俊以表示,从这个角度来看,戴姆勒毫不怀疑它想持有北京奔驰,而BAIC增持戴姆勒股份是一种对策,也是BAIC应对的一种方式。

不可否认,与华晨“一枪不发”地交出其控股权相比,BAIC的强硬满足甚至超出了行业的预期。“至少就金融投资而言,它具有成本效益,远低于吉利收购戴姆勒时的股价。”张俊以表示,“但德国方面此时发布的相关信息显然是一个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这两个消息都将提高戴姆勒的股价。”

戴姆勒的股价在过去一年里从84.95美元的峰值跌至44.80美元。消息传出后,戴姆勒的股价从12月13日至12月17日持续上涨,12月18日小幅跌至55.81美元。

在双方游戏之外,没有人会忽视站在“阴影”中的吉利汽车。在一夜之间秘密成为戴姆勒最大的单一股东后,这家私人汽车公司的野心变得更加不可预测。汽车市场的冷雨并没有降低吉利入股BAIC的可能性。从某种意义上说,与戴姆勒和吉利之间已经形成的合资项目相比,吉利未来可能做的是BAIC更担心的“黄鸟”法案。

北京奔驰的控股权益大于戴姆勒的最大股东和监事会。《虎胆龙威》中的吉利会逆转剧情吗?这很难评估。业界的共识是,在资本、政策和企业利益的支持下,戴姆勒的利益争端远未结束。

反体制与底线之争

“无法判断整体形势的未来走向,但短期内,BAIC将保护自己。”一些拒绝透露姓名的行业分析师表示。从表面上看,如果BAIC成为戴姆勒的最大股东,它会特别漂亮,但事实上,这是BAIC保护自己的方式。徐和谊早些时候说,他想成为戴姆勒的“最佳大股东之一”。然而,在吉利中途退出并成为戴姆勒最大的单一股东后,BAIC不再追求“第二”。只有成为戴姆勒的“最大股东”,BAIC才能摆脱双重被动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奔驰受到控制,戴姆勒的股权受到吉利的压制。从宝马迅速平稳地将其在华晨宝马的股份增加到75%来看,外资增加其在合资企业中的股份并持有合资企业的趋势已经不可阻挡张俊以提醒说,BAIC清楚地理解这一现实,因此这不是简单的股权交易,而是BAIC如何被动地做出反应,以便尽可能多地交换未来利益。

北京奔驰的控股权是北汽集团六年前在“北戴河”计划中获得的最大利益。戴姆勒也成为德国政府亲自推动的股权交易中BAIC股份的股东,目前占总股本的9.55%。这两个结果是BAIC股票在香港成功上市的核心因素。

这一次,控制权的转移能否再次为BAIC带来最大利益显然是双方博弈的核心。北京汽车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北京汽车89%的收入来自北京奔驰。在汽车市场下滑的背景下,北京奔驰的收入达到1354.2亿元,同比增长16%。同时,随着自主品牌和北京现代的亏损,BAIC奔驰贡献的405亿元毛利也是北京汽车370亿元毛利的唯一积极来源。

“从一个简单的利润数字来看,很难评估戴姆勒10%的股份和北京奔驰26%的股份哪个更有价值,”张俊以说。最直接的影响是北京奔驰放弃了其控股权,这意味着利润分配的主动权也将在未来被放弃,而戴姆勒最大的股东在未来带来更多合作的可能性。

“目前,双方都有讨价还价的筹码,”上述分析师表示,一旦北京奔驰失去控股权,它将不会在上市公司北京汽车(Beijing Auto)上市,这意味着作为融资平台的北京汽车将失去其最大的投资吸引力。因此,股东反对增加的计划

目前,达成对价交换并不容易。从路透社的报道来看,双方的博弈仍在继续。从一年前的16%(戴姆勒将其在北京奔驰的股份从49%增至65%)增至5% (BAIC收购了戴姆勒5%的股份),到今天的26%(戴姆勒将其在北京奔驰的股份从49%增至75%)增至10% (BAIC持有戴姆勒10%的股份),股权比率的直观变化反映了游戏的激烈程度。

据路透社报道,在今年7月收购戴姆勒5%股份并成为其第三大股东的基础上,BAIC启动了一项从公开市场购买戴姆勒股份的投资计划,将持股比例提高至10%左右,从而超越吉利(持股9.69%)成为戴姆勒最大股东,并在戴姆勒董事会获得一席之地。

根据相关报道,戴姆勒在最近提交给监管机构的一份文件中表示,汇丰控股已经以股份形式持有戴姆勒5.23%的股份。在回答有关此事是否与BAIC有关的问题时,相关人士说,“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今年7月,BAIC通过汇丰控股获得戴姆勒5%的股份。”

然而,BAIC能否成为最大股东并获得董事会席位,仍需得到德国监管机构和戴姆勒全球主要投资市场(包括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对于这些机构来说,中国汽车公司要占据前两个股东席位并进入董事会接受这一现实并不容易。此外,由于涉及海外并购,资本风险也将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另一方面,据路透社报道,戴姆勒一直在探索多种方案来加强对北京奔驰的控制,包括将其持股比例从目前的49%增加到75%。目前,在北京奔驰的股权结构中,BAIC持有51%的股份,戴姆勒大中华投资公司和戴姆勒持有49%。

除了与BAIC直接谈判,政府调解甚至吉利参与的游戏也是可能的。根据公共信息,在中国政府宣布放开股份汽车公司的股权比例后,戴姆勒和BAIC就开始了股份谈判。据悉,戴姆勒今年3月要求高盛帮助其探索增加在北京奔驰的股份。

可以清楚地看到,BAIC不仅在努力转让合资企业的控股权,而且在上述大背景下努力实现利益最大化。这也被认为是在徐和谊卸任BAIC主席之前确保BAIC安全的最重要战役。

购买5%股权的未来。

放弃控制权最划算的交换是什么?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有足够的资金,购买戴姆勒等公司的股票肯定更具成本效益。”张俊以说。拥有梅赛德斯品牌的戴姆勒一直是新能源和智能等新技术以及现有传统产品领域全球最具竞争力的高端合作伙伴。然而,BAIC通过在公开市场收集芯片并以低价购买来增加其股份,从而允许自己采取主动。

与北京奔驰控股股份转让直接带来的巨额利润再分配相比,戴姆勒10%股份对应的利益似乎更多地体现在战略意义上。

与繁荣时期的合作不同,在全球汽车市场萧条的环境下,双方现在都处于发展的关键点。戴姆勒第三季度收益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戴姆勒集团总收入为1256.1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9886亿元),同比增长4%。然而,作为梅赛德斯-奔驰品牌的全球最大市场,中国却出现了下滑。戴姆勒集团估计,与去年相比,其2019年的税前利润将大幅下降。戴姆勒在11月底宣布,它计划到2022年底在全球裁员1万多人,以大幅降低成本,提高因引进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而受到挤压的利润率,并应对销售疲软。这个计划被认为是全球汽车工业严峻形势的又一个例子。

十年前仍在与SAIC竞争的北汽,可能没想到现在会与吉利争夺合资资源。就实力而言,今天的吉利甚至更好。随着不久前全新乘用车品牌“北京品牌”的发布,BAIC已经基本退出

“未来独立品牌的份额将会下降,这是各方公认的趋势,”张俊以说。由于向上突破不尽人意,产品竞争力不足,缺乏大规模精益经营,在高端品牌不断下行的压力下,独立品牌的市场份额未来将面临下行压力。而从国内大型企业的角度来看,自主经营还没有形成利润支撑。在这种情况下,放弃合资品牌的利润无异于雪上加霜。

在这样的风险下,对于BAIC来说,如何找到一个新的平台并保证其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关系到生存,而增加其在戴姆勒5%的股份显然是为了换取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同时减少吉利带来的威胁。

尽管戴姆勒高管曾多次强调BAIC是其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但自吉利2018年初入股戴姆勒以来,双方合作的快速发展令BAIC的地位尴尬。今年3月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共同经营智能品牌后,12月,酝酿了一年的合资品牌‘姚楚星’在杭州正式推出,并正式进入高端旅游领域。"这些项目都应该与BAIC合作。"上述行业分析师表示。

更敏感的是,吉利成为BAIC大股东的谣言从去年开始就已经传开了,这让BAIC的城防再次敲响了警钟。“理论上,吉利没有可能收购BAIC。然而,从国家政策传达的整个汽车制造业的规划来看,汽车企业的兼并和扩张始终是最终的方向。”分析师说。

一些行业分析师认为,BAIC与戴姆勒双向增持股份将有助于消除吉利带来的合并威胁。接受采访的分析师表示,很难就此得出结论。然而,吉利的下一步行动总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对BAIC来说,只有成为戴姆勒的最大股东,与戴姆勒紧密结合,建设更多的城市,提升其价值,才能在未来的合作中赢得更多的合资资源。由于吉利目前拥有9.69%的股份,BAIC选择将其持股比例提高至10%,这在资本压力和收购效果方面都是最有效的。

"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BAIC要赢得目前的比赛状态真的不容易。"张俊以说。另一方面,从长远来看,在香港上市公司北京汽车失去北京奔驰的金融支持、融资能力下降后,BAICa股整体上市将更加紧迫。由于种种原因,其2018年披露的a股上市计划已经到期。在独立亏损、合资企业巨额利润被撤销的情况下,戴姆勒作为最大股东的地位可能成为BAIC上市的最大亮点。回到搜狐看更多

http://m.icloud-ci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