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发展为什么这么难?主要问题在哪里?又应该如何解决?

为什么中国的农业发展如此困难?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总而言之,只有一个主要原因,人口多,人口少。总的来说,有些地区发展条件好,有些地区发展困难。

有些人可能会问,在人口多而人口少的国家,不仅仅是中国,如一些欧洲国家、日本、韩国等。他们的经验有价值吗?是的,但是我个人不认为它值多少钱。因为人口多人口少的概念,人们不能只看人均土地。中国人口多,人口少。首先,它有庞大的绝对人口。基于此,过去的世界经验在中国没有绝对的普遍性。例如,欧洲可以大力发展室内农业,但我们不能。其次,人均耕地相对较少,即土地较少。这一点可以部分借鉴以往的国际经验。

重大问题

目前中国正在农业领域进行四项关键改革:价格政策、农业补贴、土地所有权确认和户籍制度。这四项改革与国内外的宏观背景密切相关,或者说这一宏观背景是中国农业发展如此困难的根本原因。

1。农产品结构性供给超过需求,或者有效需求不足。

世界农产品供过于求,未来世界大宗产品面临放缓的压力。当然,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有效供给和有效需求。非洲也缺乏粮食,但它不属于有效需求。运输食品的成本高于非洲的经济发展水平。尽管中国每年进口大量农产品,但在结构上供大于求。主要粮食产区受地理条件的限制。一半以上的农业用地不适合机械化耕作。较高的生产成本不能保证大宗作物的市场。这是大量农产品进口而不是国内农产品剩余结构的直接原因。例如,中国进口大量牧草。你说在西南山区或黄土高原种植牧草很困难,因为机械化耕作无法进行。在山区种植水果怎么样?根据我国目前的水果生产情况,即使食物有问题,全国人民也可以吃水果来满足半年多的食物需求。事实上,观察超额生产非常简单。现在你可以低头看你肥胖的腹部和大腿了。无论农产品如何发展,无论如何加工以增加附加值,农产品最终都需要人类消费。如果供需失衡,农业发展将面临正反馈的恶性循环。当然,如果人们不消费,如生物燃料,它真的可以突破,成为一种经济的可再生能源,那是另一回事。

2。有效需求不足导致成本压力,转化成本限制转化。

有效需求不足导致产品价格无支撑点,大宗产品的临时采购和储存成为一个难以合理流向市场的金融仓库。土地流转本身并不难,但对于一半以上的非平原地区来说,流转后仍需要进行土地平整,涉及沟壑、道路、通讯、电力等问题。成本不小。在一个有效需求不足的市场中,谁将为这第一次重大行动买单?仍然有可能在财政上支持几个试点县,但中国的整个地区只是一个天文数字。依靠市场,我们必须有市场力量。第一机械化也有成本,目前对农业机械的补贴远远不能满足农业机械达到国际竞争力水平的需求。在许多地方,土地转让已经发生,因此,经营者不得不重新雇用一些农民作为现代农业工人,而不显着降低劳动力成本。这是第一次改变模式和调整结构。成本相对较大,不能完全由财务承担。这取决于市场。有必要探索更可行的方法。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八仙过海,展示他们的神奇力量。也就是说,没有独特的方法。每个地区都可以找到自己独特的方式。这将是我们喜欢的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有人提出要改变过去“量”到“质”的增长方式,加强农村产业一体化的发展。一个行业的发展受到一个社会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的限制。换句话说,中国钢铁工业的疲软也将影响农业增长的极限,至少从一般均衡的角度来看是如此。强调“质量”、有机和绿色产品、品牌建设、电子商务发展等都是为了提高当地的竞争力,但很难在全国农业发展中发挥普遍作用。无论如何增加附加值,我认为在目前的经济条件下,大多数人还是不愿意花10元去买一公斤蔬菜。尽管在北京等大城市周围,一些有机农场和直接配送越来越好,但这些商业模式对中国整体农业和三大农村问题的发展几乎没有帮助,更不用说柑橘储藏了。在供需结构失衡的环境下,必须有人把水果倒进河里,把牛奶倒进沟里。这些商业模式的创新只能转移困难的问题,而不能缓解农业的整体问题。

5。由于地理位置和特点的限制,解决三农问题是一个难点。

农业旅游,可能靠近大城市的外围,可能发展得更好,但稍微远一点。平原地区受到主要粮食产区的限制,山区受到耕地减少和旅游资源缺乏的限制。这些地区的农业发展和农民收入增长都是难题。例如,江苏和浙江省的土地流转和规模扩大相对容易。这本身是正常的。这些地区的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是中国的发达地区。十多年来,农民一直是主要的兼职行业。流通和规模扩大都是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自然选择。为什么农民的人均收入只有几千元?有些人说现在不可能一个月花几千美元做任何事情。一个笑话告诉我们,老板支付数千美元,然后招聘经理告诉他,这种待遇只能招聘大学生,不能招聘农民工。原因是在我国较不发达的地区,农民成为兼职工人的比例远远低于东部地区,如江苏和浙江省。在农村地区,仍然有大量的人从事农业劳动,人均收入相当。解决这些地区的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问题是我国三农问题的较大难点。

解决方案

首先,没有一刀切的方法,没有大规模的推广,也没有扩大特色产业规模的老路。相反,市场应该构建它,然后让自己探索多元化的道路。不同地区的农业发展特点与其地理位置有很大不同。我们不能采取一刀切的办法,随意推动大规模农业发展,也不能走强调数量增长的老路。在供需结构失衡的环境下,大多数特色产业不再具有鲜明的特色。事实上,农民或市场参与者心中都有自己的账户。最好在政策上建立大框架,让市场自行发展。如界定主要生产区的土地性质、界定流通中的权利和责任等。让市场探索自己,探索多元化的道路。对于一些地方来说,整合三大产业是好的,或者某种整合模式是好的,而对于其他地方来说,这种经验可能并不合适。

第二,规模必须是发展趋势。在财政上,要引导和支持农业生产的转型和融资。任何转型都需要成本,不可能仅仅依靠市场参与者来面对这一风险。金融必须引导和支持市场资本投资农业转型,并为这些投资提供担保或示范先行担保。

第三,积极引导农民进行专业化改造。归根结底,为了发展农业,一个有效的办法是降低农业人口在

第四,“增加附加值”不是万灵药,尤其是防止整体跟风,造成行业恶性循环。在大多数情况下,增加附加值已经成为改善农业发展的灵丹妙药。事实上,附加值的增加是建立在落后技术条件下边际成本快速上升的基础上的。在市场需求具有上限效应的行业中,增加值增长的发展模式不是灵丹妙药,尤其是以加工业为代表的增加值增长。例如,过去两天参观的马铃薯加工厂在马铃薯主要粮食生产的号召下,开始制作掺有马铃薯粉的馒头。它真的很好吃,而且比白面馒头好。然而,生产1公斤全面粉平均需要8公斤土豆,这意味着全面粉馒头比直接销售土豆贵几倍。这不考虑厂房、现代装配线、工业设备、人力等的投入。如果这个国家只有一家工厂,那么很明显,固定成本和可变成本的平均成本是合算的。然而,在这样的政策形势下,全国都倾向于跟随这一趋势,行业的恶性循环难以防止。这需要注意宏观层面的统计监测,并加强市场引导。该工厂还经营一个油玫瑰和油牡丹项目,一公斤玫瑰油需要五六吨玫瑰花瓣。如果各地大力发展这一增值产业,在整体需求有限的情况下,这一增值将失去增值。

商机在哪里

最后,商机在哪里?

我认为有五个方面:主要通过增加附加值来满足高净值人士的需求;为新型城乡转型、农民职业转变和农村生活水平提高服务。大城市周围的休闲旅游市场;农产品进口;以及一些投机项目(如朱橙)。

对于农业投资,需要的是那些想长期深入农村的人要做的事情。中国的农业发展问题是一个世界性问题。仅仅依靠商业模式或感情,或者仅仅从农业的角度,是不可能真正解决中国农业发展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