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蝗灾继续蔓延,联合国呼吁“采取紧急行动”

2020年的开始真的很神奇。我们正在与新的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作斗争,而世界另一端的非洲也面临着另一场灾难。

来源: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蝗虫在东非猖獗,社会性蝗虫“转化”

目前,数千亿只蝗虫正在东非蜂拥而至,遮挡阳光,毁坏庄稼,无一生长。“非洲之角”正在经历一场灾难,这是埃塞俄比亚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也是肯尼亚70年来最严重的蝗灾。

联合国还于10日呼吁国际社会采取紧急行动,筹集资金,帮助非洲之角国家抵御蝗灾,避免严重的蝗灾和人道主义危机。

罕见的暴雨过后,大量的植被为蝗虫提供了肆虐的力量。这些植物为大量能快速繁殖的昆虫提供食物。现在,蝗灾可能会变得更严重,到6月份蝗虫数量可能会飙升500倍。联合国粮农组织表示,非洲之角的局势“非常令人担忧”。据估计,一平方公里内的蝗虫一天可以吃掉相当于人的食物。东非各地的农民现在正面临粮食短缺,因为这场蝗灾不仅摧毁了农田里的庄稼,还威胁着仓库里的粮食。

事实上,蝗虫是一种特殊的蝗虫,它们以群居而闻名。在已知的7000种蝗虫中,大约有20种已经变成了所谓的社会表型,这意味着它们的身体会在社会过程中发生变化。

通常它们是“孤独的”(一个由生物学家为蝗虫创造的词)。当它们聚集成大块区域并成群移动时,它们的身体会变色并长出更大的肌肉,这将对土地造成严重破坏并毁坏庄稼。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全球蝗虫倡议主任阿丽亚娜休说:“它们有能力改变。”

但是为什么绝大多数蚱蜢“独自”生活,而沙漠蚱蜢成群行动?这可能与沙漠蝗虫生活的干燥环境有关。沙漠蝗虫只在潮湿的土壤中产卵,以防止它们变干。当暴雨来临,沙漠被洪水淹没时,蝗虫就会大量繁殖,每平方米土壤中大约有1000个卵。当这些蝗虫卵孵化时,它们吃很多植物,直到土地完全荒芜。

Figure 1蝗虫在一月份的受灾地区(资料来源: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一旦食物变得稀缺,沙漠蝗虫就会蜂拥而至,然后迁徙寻找更多的食物。休恩说,“如果它们呆在这个地区,由于数量惊人,它们会很快吃光食物,所以它们会迁徙去寻找更好的资源。通过蜂群的行动,蝗虫在数量上找到了安全感,没有一个个体可能被吃掉。但是对于邻国的农民来说,蝗虫,一种新的迁徙模式,可能意味着灾难。

为了适应这种新的群体生活,蝗虫的身体从内到外都在变化。它们的身体颜色已经从棕色变成了醒目的黄色和黑色,这可能会让捕食者误认为它们有毒。

事实上,“独居”蝗虫会避开有毒植物,而群居蝗虫会被一种叫做“东莨菪碱”的气味所吸引,这是一种在当地植物中发现的有毒生物碱。当然,食用这些植物可能会使它们变得有毒,并使它们的颜色变成黄色和黑色。

这些昆虫让自己更引人注目,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当数量达到一百万时,就没有隐藏的手段了。沙漠蝗虫独居而且聪明,但是在贫瘠的沙漠里,独居可能不是一个好策略,所以它们选择了集体行动。

蝗虫的扩张

正是这种奇怪的生理现象使成群的蝗虫变成了蝗灾:这些成群的蝗虫像粮食一样,是人类的主食。这对土壤贫瘠的农民来说尤其是一个威胁,因为过度放牧的土地通常含有更多富含碳水化合物的物种,尤其是草。这几乎保证了蝗虫群会在农场找到自己的家。

Overson说:“在《圣经》和《可兰经》中,人类已经意识到他们是蝗虫群的受害者。他们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挡住了阳光,四处肆虐。这在某种程度上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这个问题。在蝗虫群的复杂动态中,我们人类可能是更积极的参与者。”

水,蝗虫生物学的另一个关键因素,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非洲目前的情况如此糟糕。

2018年,伴随着5月和10月两次气旋的暴雨几乎降落在阿拉伯半岛南部的同一个地方,这是蝗虫繁殖的大好机会。仅5月份的大雨就为沙漠植物提供了足够六个月生长的水分,这足以让两代蝗虫快速繁殖和扩张。

粮农组织蝗虫预测的高级官员基思克里斯曼说:“请注意,每一代蝗虫的数量以指数形式增加了大约20倍。这意味着6个月后,蝗虫将增加400倍。十月的暴雨使繁殖时间增加了几个月。

蝗灾的原因

沙漠蝗虫已经在远离人类的阿曼偏远沙漠扩散开来,使得人类不太可能看到日益增长的威胁。

尽管克雷斯曼的粮农组织帮助协调了一个由人类观察者和卫星数据组成的大型网络来预测蝗灾,但监测网络并没有发现疫情。克雷斯曼说,“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这是地球上最偏远的地方之一。没有道路,没有基础设施,没有脸书,什么都没有,只有高耸的沙丘。“

克雷斯曼直到2018年底观察人员在阿曼南部发现蝗虫才拉响警报。2019年1月,该地区开始干旱,接下来的情况很明显。就像军队寻找战利品一样,成群的蝗虫开始向北蔓延到伊朗,向南蔓延到也门寻找食物。

饱受战争蹂躏的也门不能派遣受过特殊训练的人员去喷洒杀虫剂。对农民和其他普通人来说,喷洒杀虫剂太危险了。接着,灾难性的暴雨袭击了这个国家,为入侵的蝗虫提供了更多的繁殖机会。

2019年初夏,这场蝗灾穿过海湾,登陆索马里,然后继续蔓延到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

应对措施

理想情况下,克雷斯曼和他的同事会尽早发现并消除这一威胁。他们可以提前一个多月预测蝗虫的行踪,并警告这些国家动员他们的力量:从中央仓库分发杀虫剂,为空中控制行动预先部署飞机,并为专业蝗虫猎人做准备。

克雷斯曼说:“蝗灾就像野火一样。如果我们能在小火的时候找到它并把它扑灭,那就没有问题了。但是,如果蝗灾得不到及早发现和消除,蝗灾将变得越来越严重,直到蝗群的食物耗尽才真正停止。“一旦使用了杀虫剂,蝗灾地区的居民必须疏散24小时,直到化学物质分解。如果杀虫剂喷洒不准确,环境中的其他昆虫会受到间接伤害。不过,克雷斯曼表示,一种新的生物控制方法有望改善这种状况:蝗蝽只能杀死蝗虫,并能有效应对蝗虫灾害。

我不得不说蝗灾可能会越来越严重,因为在全球变暖的情况下,蝗虫可能会成为赢家。它们需要大量的植被来为蝗虫群提供燃料,而蝗虫群需要雨水。过去几年的强热带气旋季节可能是未来的常态。温暖的海洋会产生更多的气旋,更多的气旋,尤其是连续的气旋,会为蝗虫的繁殖提供湿润的土壤,蝗虫也会增加。

就气候而言,蝗虫非常适应炎热干燥的生活。全球蝗虫行动的实验表明,澳大利亚蝗虫在没有水的情况下可以存活长达一个月。因此,当其他物种试图适应迅速变暖的地球时,蝗虫在耐热方面将具有生理优势。

Overson说:“如果全球变暖确实加速了气候变化和温度,很容易想象一些蝗虫物种会扩大它们的范围

困扰人类的蝗灾终将结束,但对地球来说,这只是小菜一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