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的细节︱新型肺炎防治的刑法对策

最近,新冠状病毒肺炎的传播已经成为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随着春节的临近,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来预防它,后果将不堪设想。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传染病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甲类传染病只有两种,即鼠疫和霍乱。乙类传染病包括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艾滋病、病毒性肝炎、脊髓灰质炎、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等。

2020年1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同意,国家卫生安全委员会决定将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的乙类管理,但对甲类传染病采取预防和控制措施。这和2003年的非典一样。虽然它们都是乙类传染病,但它们是根据甲类传染病进行预防和控制的。

《传染病防治法》对传染病的预防和治疗有非常详细的规定。如果违法,严重的案件可能触犯刑法,从而构成犯罪。

首先,《刑法》第409条对从事传染病防治的监管人员规定了传染病防治失职罪。从事传染病防治的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造成传染病传播或流行的。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失职可以表现在五个方面:1 .不依法履行传染病报告、报告、宣传职责,或者隐瞒、谎报或者拖延报告传染病的;(二)传染病发生或者可能发生时,未及时采取预防控制措施的;3 .未依法履行监督检查职责,或者未及时查处违法行为的;(四)对下级卫生行政部门不及时履行传染病防治职责的单位和个人的举报不予调查处理的;5.违反本法的其他失职、渎职行为。

根据司法解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本罪的所谓严重情节: (一)未按照突发传染病灾害防治标准的要求进行防疫、检疫、隔离、保护和治疗,或者采取不适当的防控措施,导致感染范围扩大或者疫情或者灾情加重的;(二)隐瞒、迟报、谎报或者教唆、教唆或者强迫他人隐瞒、迟报、谎报疫情或者灾情,导致感染范围扩大或者疫情、灾情恶化的;(三)拒绝执行突发传染病和其他灾害应急指挥机构的决定和命令,导致感染范围扩大或者疫情、灾情加重的;(四)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对于玩忽职守罪,集体研究决定或上级指示都不能作为犯罪的理由。司法解释指出,国家机关负责人作出违法决定,或者指使、授意、强迫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履行职责或者不履行职责,构成玩忽职守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以“集体研究”形式实施的玩忽职守罪,也应当依照刑法规定追究国家机关负责人员的刑事责任。

中央政法委员会的“长安刀”在评论来势汹汹的肺炎疫情时指出:谁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的利益更重,谁就是千古罪人。无论是谁故意拖延报道,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隐瞒,都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种人必须根据刑法严惩。

其次,因为

同时,《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还规定,对于故意编造和散布谣言的人,凡是编造与突发传染病疫情和其他灾害有关的恐怖信息的,或者故意散布这类恐怖信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以编造和故意散布虚假恐怖信息罪定罪处罚。

然而,刑法中的谣言必须是根本不真实的,不包括部分不准确。谣言也可能包含真相,“看山和看峰的距离不同”,是谣言还是真相取决于人们如何看待事物。据《传染病解释》,范文子,一个着名的晋国大臣,警告国王:“我听说过古代的国王,政治道德已经完成,我也听人民.风听到了城市里说的话,区分了邪灵和谣言,测试了来自朝鲜的一切,并从路上询问诽谤”。当所谓的谣言出现时,校长不得不做的不是为人民辩护,而是“分清是非”,分清谣言中人民的疾苦,反思行政的失职。因此,本罪必须限于故意犯罪,不能客观归罪。过失传播绝对不构成犯罪。

最后,对于预防和保护产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传染病解释》规定,在预防和控制突发传染病和其他灾害期间,违反国家有关市场经营和价格管理的规定,哄抬价格,牟取暴利,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的立案起诉标准,个人违法经营额在5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在1万元以上;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50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事实上,最近很多商家坐在地板上卖口罩涨价,很容易违反非法经营的规定。主要的电子商务平台自然有义务停止,如果他们知道一些人正在囤积和囤积他们的钱。如果他们故意不停止,他们还将参与利润分配,这可能构成共同犯罪。

当然,刑法也规定了许多犯罪,如利用传染病防治进行诈骗,销售假药和劣药,这些自然构成相应的犯罪。

人类从未远离各种疾病的威胁。人类历史上一次又一次的瘟疫不断提醒人类自身的局限性。人们总是害怕他们无法控制的事情,但是人们最应该害怕的是恐惧本身。因此,面对武汉肺炎疫情,我们应积极应对,做好必要的保护,追究失职官员的责任,倡导信息公开。剩下的就是以平静的心接受一切,不要因为恐惧而忘记我们的日常事物。

在当前的危机中,面临这种流行病的医务人员正在转移。他们的“不计报酬,不计生死”的责任伦理让人们感受到了人类的尊严。对于那些只注重自身利弊的人,他们不仅应该受到道德上的谴责,还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作为法人,我们的责任是为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提供法律支持。我们也希望法律能够在预防疾病的过程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

作者罗翔,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的法治不在于宏大叙事,而在于细节刻画。在“法治的细节”中,让我们超越结果,澄清法治的语境。这个专栏是由法律专业人士专门为您提供的。(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信息请下载“澎湃新闻”应用程序)

责任编辑:山凌雪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4009-20-4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