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裁员惹争议,传统 IT 的楼塌了?

5月7日下午,在中关村软件园甲骨文大厦前,一些员工在公司标识前拍照。

甲骨文公司刚刚在那天早上9点宣布裁员。几位与甲骨文关系密切的人士向人工智能财经确认,世界第二大软件公司甲骨文计划取消中国研发中心(CDC),该中心的最大职能是将甲骨文应用本地化。中国的R&D中心雇佣了大约1600名员工。第一批900人的裁员涉及北京和深圳的许多地方,其中500多人受到影响。

但甲骨文的一位消息人士透露,第一批裁员不仅涉及研发中心,还涉及数百名甲骨文在中国的员工,他们负责甲骨文产品在中国的销售、运营和维护以及售后服务。

大多数观看的网民抱怨来自N 6的国内和国外企业之间的差距,但有关各方都有激烈的言辞。业内人士从中国研发中心的撤销中看到了一个前数据库巨头跌跌撞撞地走向云计算,但未来的道路仍不明朗。

01裁员之争

裁员的消息特别突然,但细节显示出精心设计的迹象。

李锐,北京研发部门的一名工程师,告诉人工智能财经新闻社,大多数员工在5月6日下午6点左右下班。该公司发送了一封群发邮件通知,称所有员工在5月7日上午都有一个会议。

第二天早上9点,公司通过10分钟的广播宣布了裁员计划,并要求在5月22日前签字。从那以后,没有为员工留出任何问答时间。

他在另一个项目团队的同事前一天收到另一个通知,要召开会议讨论项目的进展,所以当他听到裁员的消息时,同事很震惊。

然后,与人力资源部的一对一谈判开始了。一些员工发现,为了加快速度,公司还邀请外部人力资源人员协助对话。

美国的裁员也很突然。李锐记得一位同事提到,北京时间凌晨1点,这位同事仍在与美方讨论业务。凌晨3点,也就是两小时后,美国同事收到了取消通知,并被要求当天交出办公室电脑。

虽然N 6补偿方案广为人知,但还是有条件的。李锐说,他们被告知5月22日之前的签名是N 6,如果延迟一个月,就会变成N 1。

'这是一个特别尴尬的时刻。没有缓冲期。李锐说,只剩下两个星期了,每个人几乎没有时间找工作,这引起了许多同事的不满。在此之前,当公司的另一个产品线索拉里斯部门解雇员工时,它提供了3个月延迟和N 3的补偿,相比之下这更人道。

被解雇的员工也不满意薪酬计划本身。N 6中的所谓N不对应于员工当前的实际工资x工作年限,而是设置了33,354的上限,这是实际工资的最低值,是平均社会工资的3倍。以北京为例,2017年北京员工月平均工资为8467元。对于长期在甲骨文工作、月收入超过8467×3的老员工来说,这种薪酬方案无疑会有损失。

高级员工还面临股的更多损失。李锐表示,他所在部门的许多高级工程师持有甲骨文股票期权,这些期权一般每年6月份都可以行使,这次员工必须在5月22日前离职,这意味着期权无效。

此外,一些被解雇的工程师年龄较大,没有足够的缓冲。在目前的就业环境下,压力增加了。

不满,加上甲骨文董事长兼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此前对中国的不友好言论,导致被解雇的员工昨日展示了一面抗议标语:只拒绝中国市场,不拒绝中国员工。

但是一些人也告诉人工智能财经,抗议者大多是甲骨文人力资源软件公司的员工,他们的技术产品太窄,找不到工作。

业内人士告诉《大赦国际财经新闻》,在中国R&D中心被取消后,甲骨文的一些R&D将被转移到东南亚的菲律宾,那里已经开始招聘了。一位甲骨文高管在菲律宾买了一栋房子。

自1989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甲骨文已经在中国工作了30年。仅从人力成本的角度来看,何时

在研发分工方面,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不承担核心和基础业务,而是本地化应用,相对边缘化。一家大型互联网工厂的人力资源部门表示,以前有一些技能优秀的人才进入甲骨文,但他们的武术被放弃了,因为他们无法接触核心业务的发展。

这种设计应该有很多原因,但最终,这个位置导致中国的R&D中心成为一个可以被取代的角色。

02很难下定决心

你可以将这次裁员视为一个里程碑事件。甲骨文的问题越来越多。“一位接近甲骨文的行业资深人士告诉《人工智能财经新闻》,该是该公司做出重大决策的时候了。

在他看来,传统的信息技术企业甲骨文过于关注当前利润,转型缓慢,导致市场逐渐侵蚀。未来3年,企业客户从传统信息技术向公共云过渡的速度将继续加快。渴望传统数据库时代的甲骨文这次真的很着急。

业内人士观察到,尽管甲骨文在过去五年中已经意识到云计算的重要性,但它仍然过于关注战略盈利能力,并试图推迟公共云的发展。

‘如果最有利可图的商业数据库变成云服务,坦率地说,资金的收集将会很慢’。云服务可以大致分为上SaaS、中间部分和下IaaS。甲骨文是第一个选择更轻SaaS的公司,并且没有在基础架构云(IaaS)的主要战场上发挥它的力量。这个战场是亚马逊、微软和阿里云崛起的基石。

为了向云业务转型,甲骨文发起了许多收购。上述人士评价称,甲骨文收购的SaaS业务不错,但自主研究部分不太成功,增长乏力。在基础设施领域,甲骨文远远落后于其他竞争对手,导致许多企业不愿意购买甲骨文的基础设施服务。

亚马逊、微软和阿里已经进入软件2.0时代,强调微服务、集装箱化、大规模预警和人工智能的应用.而甲骨文仍处于1.0时代,将其原始技术架构的灵活性描述为云。其云产品的核心技术仍然围绕着传统的数据库,有些技术并不在云时代。

2018年,甲骨文又遭遇了两次危机。一个是摩根大通基于对154名大公司首席信息官(首席信息官)的调查所做的分析。结果显示,只有2%的首席信息官认为甲骨文是大公司使用云计算服务“最不可或缺”的供应商,而微软是27%,亚马逊AWS是12%。结果,摩根大通将甲骨文的评级从增持改为中性。

另一个是甲骨文负责云产品开发的总裁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的离职,他此前被认为是首席执行官最有力的继任者。但在2018年,托马斯库里安离开甲骨文,加入谷歌,成为谷歌云业务的首席执行官。

托马斯和甲骨文首席执行官拉里森有不同的战略方向。前者认为甲骨文的底层架构没有优势,因此希望与美国在线合作。它暂时不会做IaaS,但会把重点放在SaaS。但是larrisson,因为他坚持原始产品的利润率,会想尽可能晚地转换到云。此外,larrisson希望从底层结构到上面的软件系统,一切都由他自己制作,就像手机中的苹果一样。这导致了两人最终分道扬镳。

基本上,本季度战略和产品能力的缺乏以及对利润的需求导致了甲骨文云服务的低效转型和不存在的感觉。似乎每次人们关注甲骨文云服务,都是因为个性化CEO拉里森(Larry Sen)对亚马逊云感到愤怒。

拉里森(Larry Sen)曾经说过“亚马逊云计算落后,不值一提”,“甲骨文云计算比亚马逊AWS快24倍,拥有20年的先进技术”。然而,后者给了拉里森一个有力的打击。

2018年11月29日,亚马逊AWS首席执行官安迪宣布,“到2019年1月,运行在甲骨文上的亚马逊数据的88%将运行在亚马逊自己的数据库上”。他告诉记者,该数据库已经与甲骨文分离,甲骨文的数据库软件预计将在2020年初完全移除。这意味着双方的伙伴关系对于米

另一方面,另一家巨头微软发现,当云计算市场落后时,其CEO萨特雅纳拉雅娜纳德拉(satyanarayana nadella)牺牲眼前利益,优先考虑云计算业务,投资未来。从那时起,微软云一直在追赶,现在已经位居世界第二。微软的市值也从2014年纳德拉就职时的3000多亿美元增长到市值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一度超过1万亿美元。

03唯一的出路

作为云计算部门的工程师,李锐早就为裁员做好了准备。他的靴子落地只是时间问题。

在中国,甲骨文云服务屡试不爽,拖延了时间。早在2015年,甲骨文就宣布将与腾迅云合作,从而将本地化的数据中心带到中国。但是后来取得了进展。

2017年8月,时任甲骨文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的李张寒在一次小型媒体采访中表示,“甲骨文和滕旭云在中国的合作将很快结束,甲骨文的设备将在未来两到三周内进入腾讯的数据中心”。但是李锐记得当时协议还没有达成。

直到2018年底,李锐才确信协议真的达成了,因为他从同事那里了解到数据中心的主机和服务器已经购买并发运,机房也已经开始建造。但“团队努力工作了不到一两个月,突然之间他们无事可做,员工被调到了其他部门。”

甲骨文总部随后终止了合作。这时,李锐隐约觉得中国的研发中心会缩小。

如今,甲骨文在中国市场的云计算市场份额被归类为“其他”。李锐认为,甲骨文在中国云业务的失败与其数据中心在中国的到来延迟有很大关系,与其他友好业务的竞争也不在同一水平,从而限制了一些客户。

事实上,甲骨文已经明确表示,中国的裁员只是全球调整的一部分。今年3月,甲骨文证实,它已经在加州解雇了300多人,大部分是软件开发人员。甲骨文在确认裁员的公告中表示:“随着云业务的增长,我们将平衡资源,重组研发团队,以确保我们的员工适合公司的发展,并为全球客户提供最好的云产品。”。

这已经得到部分确认。在裁员的同时,甲骨文正在招聘员工,包括亚马逊AWS和微软云的高薪员工。

事实上,甲骨文目前的困难也是许多传统信息技术企业面临的共同挑战。问题积累并迅速变化。一些资深内部人士认为甲骨文的转型之路并不容易。目前唯一的出路是破釜沉舟,迎头赶上。只有那时才有重生的机会。

资料来源:人工智能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