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人士呼吁让失管儿童也有个温暖的家

父母离婚后,15岁的男孩小京和父亲住在一起。他的父亲习惯了吃喝嫖赌,卖掉了房子,把萧静赶出了家门。10岁的小女孩小杰和她的父母都被判入狱。一旦无家可归,他们只能由居委会临时照顾。

?“与毒品有关、重病和残疾、囚犯或有暴力倾向的人等特殊群体的儿童不是孤儿,因为他们的父母仍然活着,不能被纳入民政部门的孤儿救济系统。但他们长大后缺乏关怀和保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市委委员、市法律协会副主席黄琦连续三年提交相关提案。今年6月1日前夕,她再次呼吁改善家庭寄养制度,让失去控制的儿童也能有一个温暖的家。

?《上海儿童发展“十二五”规划》建议"研究和探索儿童监护权的临时转移制度,为处于家庭暴力等特殊情况下的儿童提供照料和保护,实际上没有人支持他们"。市妇联儿童和家庭工作司司长陈建军建议,目前针对孤儿和残疾儿童的“家庭寄养”制度是否可以涵盖这些特殊儿童,以便这些儿童在成长期间也可以通过吸收社会和志愿力量得到良好的照顾和“宾至如归”的感觉。

据说在国外,一旦法院确认未成年人的父母不能履行监护责任,孩子就会被安排到合适的家庭生活中。美国每个州都有一个儿童福利局,专门负责筛选愿意接受寄养儿童的家庭。政府将根据评估意见与寄养家庭签订合同,并对寄养家庭进行监督。在儿童进入寄养家庭之前,儿童福利局还将对这些家庭进行法律和道德护理角色和责任方面的培训,并向称职的父母颁发资格证书。在英国,每个寄养家庭都可以得到两名专业社会工作者的支持和指导,其中一名专门为儿童服务,另一名专门为家庭服务。

黄琦认为,我们也可以为失去监护权的儿童安排“家庭寄养”,以及“当其他近亲属没有要求监护权或无法履行监护权职责时,建立一套相关的指标和评估体系,赋予寄养家庭的一些监护人权力。通过自愿的家庭登记、政府签约和社会工作者跟踪评估,我们可以为未受管理的儿童找到一个合适的成长环境。黄琦建议,如果建立这一制度,操作方法应进一步细化,以防止一些监护人故意推卸监护责任。与此同时,寄养家庭和特殊儿童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应得到明确规定。如果孩子在寄养家庭发生事故,谁来承担责任?此外,一旦孩子的父母要求孩子回到他或她的身边,他们还应通过具体的评估程序确定他们是否有能力和条件履行监护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