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人才培养:标准、关键与条件

摘要:一流人才的培养是我国高等教育研究中一个重要的理论和实践课题。围绕这个话题,学术界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各种观点可以说是不同的意见。摘要:从对人才标准的解释入手,总结了一流人才的基本特征和标准,论述了影响一流人才培养的关键概念和制度因素,论述了实现一流人才培养的三个基本保障条件。表达的基本观点是:一流人才是一个多层次、复杂的概念;树立正确的人才观和教育观,营造科学的制度环境,是培养一流人才的关键。加强学科、专业和师资队伍建设是培养一流人才的重要保证。

关键词:一流人才;学科和专业;师资队伍建设“人才”是一个复杂的概念。首先,它有歧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以及不同的观点。其次,它有历史阶段。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人才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会不断变化,与时俱进。第三,它有多种标准。不同领域和行业的人才标准不同,很难用一个标准来衡量。第四,它可以分为不同的层次。一般来说,人才至少可以分为两个层次:“合格人才”和“优秀人才”。前者是指满足某些职业或行业基本要求的人才。后者是指在该领域或行业中拥有卓越知识和技能的人才。本文所讨论的一流人才的培养主要是指“优秀人才”的培养。

标准:一流人才的基本特征

广义而言,所有能够在政治、思想、道德、知识、能力和素养方面达到相当高水平,满足国家和社会各领域需求的领导人,都可以被视为优秀人才,或者说是“一流人才”。这些“一流人才”可能是在尖端科学研究和技术领域战斗的杰出科学家、知识渊博的知名大学教授、勤奋学习和富有经验的创新专家、活跃在生产线上的熟练技术人员,或者受过良好高等教育并在普通岗位上取得非凡成就的普通工人。然而,无论是哪一种职业,一流人才都应该具备以下基本特征:第一,他们应该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正如古人所说,“没有雄心壮志就无法获得智慧。”在事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人必须有远大的抱负和远大的目标。此外,一旦理想目标确定,这些有远大目标和远大目标的人将永远遵循既定目标,坚持不懈、坚定不移地追求。他们不会为追求目标的道路上的困难和障碍而害怕或停下来,也不会为旅途中的诱惑而浪费自己的意志和满足自己。

第二,以国际视野和本地经验,了解和掌握专业和学科发展领域的最新发展。除了能够像合格人员一样拥有某一职业所需的一般专业知识和技能之外,一流的人才往往是从合格人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拔尖人才。与合格人才相比,优秀人才具有更强的专业能力和领导力,视野和洞察力更广。他们不仅掌握全球和国际趋势,而且对自己的国情和本部门的实际情况有深刻的了解。他们不仅可以“仰望星空”拥抱世界,还可以“踏上地球”,扎根于自己的国家,成为一个真正擅长“全球思维和地方行动”的领导者。

第三,他有强烈的求知欲、探索欲望、创新精神和创造力。一流人才成功的主要秘密是他们从不遵循旧的方式和规则。他们经常表现出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新事物、现象和问题的愿望。当然,这种探索和创造的精神是他们不懈努力学习新知识的结果,好

俗话说,“人是环境的产物”和“在学校教育人,在社会(企业)中成为有用的人”这两句话背后的寓意在于,一个人从“合格人才”向“优秀人才”的转变是学校教育和后天实践相结合的结果。良好的制度环境和观念文化是影响人才成长的关键因素。当今社会是一个知识经济和全球化的时代。高校已经成为社会的“轴心组织”,从社会的边缘走向社会的中心。高等教育已经成为人生中最重要的教育阶段。它不再被视为只能满足贵族阶层休闲好奇心的“装饰品”,而是现代人生产和生存的“必需品”。学院和大学为他们的学生奠定了什么基础,他们种了什么种子,最终将直接影响他们生产什么水果,成为什么样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能否完成一流人才的培养,取决于如何创造一个适合大学生成长的一流教育环境。

长期以来,中国的高等教育深受苏联思想和模式的影响。“三个中心”(学科中心、教师中心和教材中心)等专业理念和方法在课堂教学中仍有相当大的市场,直接影响着我国一流人才的培养。因此,两枚炸弹的主人公钱学森发出了一个着名的质询:“为什么我们的学校不能总是培养优秀的人才?”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国要想创造一个适合一流人才成长的教育环境,关键在于从教育理念的更新和教育模式的改革入手,在观念和模式上进行一场“静悄悄的革命”。

首先,形成先进的大学理念。“大学人”及其利益相关者应该对大学精神、大学组织(教育)、其本质和内在逻辑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因为大学精神是大学的“灵魂”,例如,美国学者哈里刘易斯(Harry Lewis)在他的书《失去灵魂的卓越:哈佛是如何忘记教育宗旨的》中批评了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大学哈佛大学是如何放弃其教育目的和目标,从真正的教育倡导者发展到迎合消费者需求的。他实际上是在警告哈佛大学的管理人员,“如果哈佛失去了它的精神和灵魂,哈佛就无法超越”。中国学者龚方教授在演讲中也指出,“大学精神是大学的软实力和竞争力”。办学理念是指导学校发展的“指南针”或“北极星”。如果指南针失灵,如果北极星消失,教育、科学研究、社会服务甚至大学的所有工作都将失去方向感。

第二,大学本质上是一个文化机构。强调大学的本质属性实际上是强化大学的“文化认同”,使之成为“有文化的大学”。强调大学文化认同的目的是强调大学组织的特殊性。大学组织及其文化不同于政府、军队和企业文化。政府和军队强调忠诚、纪律和等级,这属于“家庭文化”,也与“狗文化”相比较。企业文化追求利润,树立“标杆”,奖励“第一”。它属于“效率文化”。有些人还把它比作“牧羊文化”。由于知识群体及其工作方法的特殊性,大学文化是一种强调个人独立性和尊严的学术共同体文化。它属于“学术文化”,也可与“养猫文化”相提并论。大学文化是其自身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精神气质、管理风格和办学特色。大学“追求”、“倡导如何”和“建立”是大学价值观和办学理念的集中体现。例如,北京大学是“包容和独立思考的”。清华大学的“自强不息,道德高尚”;哈佛大学的“让真理与你成为朋友”;斯坦福大学的《让自由之风永远吹》等。一个优秀的大学组织文化应该是一种包容的文化和“坚持正确方向、创新引领未来”的文化。只有这样的组织文化

第三,继续探索教育模式改革,拓展“培训圈”。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我国有2914所各级各类院校,包括部委所属的“双一流”建设型大学和地方普通高校。有强调学术导向的研究型大学,强调“技术实践”导向的应用型大学,以及强调“技术就业”的高职院校。不同类型和级别的学校有不同的方向、使命和任务。每所大学都在根据其特定的培训目标为受教育者设计不同的课程体系和培训计划。但是,在我们看来,无论什么类型和水平的高校,追求“卓越”和“培养一流”的办学理念是一样的,没有本质的区别。是根据社会和生产部门的需要以及不同的人才规格,培养高素质、高质量的通用和专用人才。换句话说,由于人才概念的丰富,一流人才的培养不能只靠研究型大学来完成,尤其是那些拥有“双一流”称号的大学。培养一流人才不是几所顶尖研究型大学的专利,而是我国所有大学的共同使命,包括应用型和高职院校。当然,有资格承担这项使命的先决条件是,这些机构本身应该是一流的,追求卓越,具备培养一流人才的条件。

学科、专业和教师:培养一流人才的基本条件

一流大学的基本条件是什么?任何机构,无论其级别、属性和类型如何,都必须注重学科发展、专业设置和教师队伍建设这三个核心要素。通常,每所学校在制定自己的发展战略计划时,习惯上是这样说的:以学科为先导,以专业为基础,以师资队伍建设为保障。然而,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声明需要在理论上得到更明确的回答。

首先,学科不仅是知识概念体系,也是学术体系的安排。例如,中国学者马陆亭教授指出:“大学是由学科组成的。管理一所大学就是管理一门学科。学科是大学特色的重要体现”。大学发展“以学科为导向”的原因是由学科的作用决定的。什么是主题?更权威的解释是将学科定义为“根据知识的性质划分的类别”。从这个意义上说,学科是一种知识体系,通常也称为“学科体系”,它是指一门学科的内部框架。随着人类社会实践的进一步深化,人们对自然认知的知识不断增加,学科内部结构不断分化和整合,从而导致新学科、跨学科、跨学科和边缘学科的不断出现。在大学中,学科发展是大学发展的核心,因为学科体系是课程体系建设的基础,课程体系是实现人才培养目标的教学活动的载体。不同类型和层次的学校在构建课程体系时,根据培养目标对学科知识体系进行新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安排不仅会影响资源配置和课程体系的研发,还会直接影响到师资队伍的建设。为什么?因为学科体系是学术人员进行科学研究和知识生产的特定领域。没有学科发展,知识体系和课程体系就无法更新。没有学科发展,从事学科领域工作的学术人员和教师就无法成长。虽然不同类型和层次的学校可能对学科体系的价值有不同的使用和选择,但学科价值本身是课程体系建设的基础和学术人员成长的环境。无论是什么样的高校,树立学科“主导地位”的信念都是不可动摇的。不同的是,研究型大学的学术人员

第二,人才培养基础地位的确立是由高等教育的内在逻辑决定的。根据字典的解释,专业化计划指的是专门从事的工作或职业。在高等院校,专业是根据社会分工的需要,由高等院校或中等专业学校划分的学术类别。它们是一套课程计划和专业所需的有序和结构化知识的集合。换句话说,高校设置的各种专业在一定程度上是根据不同的培养目标和培养规格编制的教学计划、课程体系和集合。高校的基本职能是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其中,人才培养是其最基本的功能,是在专业框架或目录下完成的。对于人才培养来说,专业是高等教育的基本组织形式,是不同课程体系的组合,是以课程体系或学科体系为基础的。因此,发展一流的课程体系,建立具有竞争力的专业,建设一流的学科同样重要。没有一流的学科,就不会有一流的课程体系和师资队伍,也不会有一流的专业,培养一流的学生只是空中楼阁。相反,没有一流的专业,就没有一流的课程体系和学科体系的需求,高校也不会千方百计吸引一流的教师和人才,加强一流学科体系的建设。

第三,一流人才的培养是通过一流教师的高水平智力劳动来实现的。教师的素质及其劳动效果决定了培养一流人才的产量和质量。众所周知,大学的基本职能是人才培养、知识生产和社会服务。所有这些功能都必须通过教师的工作来实现。教师是办学的主体,是高校生存和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之一。高水平、高质量的教师劳动体现在教师的教学、科研和社会活动中。教学活动的主要任务是通过知识传承培养新一代人才,科研活动主要是产生知识,社会服务主要是知识和技术应用的过程。虽然后两项活动并不通过教学直接培养人,但科研活动和社会服务也与人才培养有一定的关系。例如,允许学生进入实验室或参与一些社会工作可以被视为一种广义的培训活动。此外,每位教师一般都属于一个学科或专业,并在该学科和专业领域开展研究和教学工作。研究越深入,学科越强,专业教学水平越高。因为一流学科和专业越多,就越容易汇聚优秀的科研和教学人员,所以良好的学科和专业环境有利于知识交叉和学科成长,也有利于年轻学术人员的成功和发展。由于学术人才在大学和学科发展中的关键作用,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一场争夺“优秀人才”的新战斗正在展开。积极的一面是,这反映了各高校对学科人才培养的重视,是优秀教师人才和科研人才价值的体现。然而,从消极的角度来看,“人才争夺战”导致了一些“非双一流”建设高校优秀人才的“挖走”,造成了严重的人才流失问题。这场非理性的“夺人战争”给中国的学术生态系统造成了一些损害。因为“双一流”建设的目标是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双一流”与“非双一流”建设机构之间的关系就像“高峰”与“高原”之间的关系。没有高水平的“非双一流”建设机构,“双一流”建设机构必然受到系统整体水平的限制